叶老擦了一下有些湿润的眼睛

2020-08-07 08:20

市政协委员:须纠正“医生”观念

延伸

“提交提案的起因,是因为不久前与湘雅儿科泰斗级人物叶义言老先生就‘幼儿园病毒灵’事件谈到儿童健康话题时,叶老曾表示对当前一种现象十分担忧——医药代表以利益为诱饵,操控医生给孩子滥开生长激素。”该提案的起草者——长沙市政协委员、湖南普特律师事务所曾昕律师告诉记者,当时她还笑话叶老,从湘雅退休这么多年了,又拿着国务院的特殊津贴,怎么还这么操心。结果叶老顿时面露愤怒之色。

“在培训时医药代表不会说‘提成终身制’,他们用的称谓是‘首诊负责制’。而且,药厂的医药代表在‘培训’中始终强调的是——要给患者开生长激素水剂。因为10个单位量的粉剂只要100多元,而30个单位的水剂要1000多元,水剂的价格和利润比粉剂高得多。”李军说。

“如果真的按照这一套做法开药看病,那么医生将成为销售代表一个卖药的工具,治病救人的天职将完全丢失。因此,很多医院对药厂的这种做法很抵触,但也不排除一些无良医生在利益诱惑下滥开生长激素。”李军有些气愤地说。

医药代表为了达到营销目的,试图通过营销培训“控制”医生,以经济利益刺激医生多开生长激素。对此,一名曾被受邀“培训”的医生愤慨地表示,药厂的医药代表在“培训”中始终强调的是“要多给患者开价格贵的生长激素”。记者调查发现,为了让医生安心开药,医药代表还为每个医生设置专门的“提成管理系统”。

现在,一些医药代表利用家长为孩子增高心切乱投医、乱用药的心理,与无良医生达成“利益同盟”,把生长激素吹捧成“万能增高神药”,浪费巨额药费不算,还可能耽误孩子正常的生长发育。

叶义言告诉记者,自己今年73岁,在湘雅儿科从医40多年,享受着国务院特殊津贴,有人劝他“事又不发生在湘雅,就别多事了,你也管不了”,在他看来医药代表试图通过控制医生的方式将黑手伸向孩子,是极其可怕的。不仅仅残害儿童,也可能会对医风医德造成毁灭性的伤害。

上周,一份由长沙市政协委员提交的名为“医药代表给儿童滥开过量生长激素”的提案在微博被披露,之后该微博几天内被众多家长疯转。

“有谁会想到,被医药代表用利益拉拢的医生开出用药药方,竟然能终身拿到此药品的高额提成?又有谁会想到,医药代表的猖狂已经到了他们可以公然出入医院诊室内部的地步,而且他们还一直在监视着医生,开他们想要的处方?”

“特别是当一个患儿体内生长激素正常的时候,对他的身体会有怎样的伤害?会不会影响到他的正常身体机能,最后内分泌失调?这可能会影响孩子以后的工作、婚姻甚至一辈子的生活。”叶老一脸痛心。

记者调查:药厂许诺“终身提成”给医生下任务,“控制”医生不易,药厂还自设“外卖点”

随后医药代表又开始“进驻”长沙一些管理存在漏洞的医院甚至社区医院。药厂的医药代表为“套牢”医生甚至还提出了“终身提成”这一招数——只要是第一个给患者开生长激素的医生,以后该患者终身使用生长激素产生的费用,厂家都按比例给该医生发提成。

叶义言教授:“作为医生,要每日三省”

曾昕说,作为一名政协委员和一名多年从事法律工作的律师,她第一次如此郑重地提交一份提案。

提案曝光的诸多黑幕触目惊心,医药代表试图通过营销培训控制长沙主要医院的儿科医生,以经济利益刺激医生多开生长激素。为拉动销售,医药代表甚至许诺医生享有“终身提成制”,即第一个给孩子开出生长激素的医生,享受这个孩子终生使用生长激素药费的提成。

为了强力推行“水剂”,医药代表每个月、每个季度都会给医生定销量和新增患者指标,“指标有时离谱到在新增患者指标中水剂用药者要达到80%,停药的患者不能高于15%。比如你新增5个患儿,必须是4个患儿用水剂,如果现有用水剂患儿是20个,停药不能超过3个。”李军介绍,“也就是说,患儿要不要用生长激素,是用粉剂还是用水剂?患儿是不是达到了正常身高,可以不要再用药了,这些都完全不用医生的专业知识诊断,医生只管源源不断地开出更多的生长激素水剂处方单就行。”

叶义言告诉记者,当时他认为医生的职业是救死扶伤,不可能完全避免患者死伤,因此无法理解医生的忏悔行为,直到回到湘雅后发生的一幕让他明白这一点。“我现在仍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个场景:上个世纪90年代,我治疗的一个湘潭患急性白血病孩子,只有9岁。他在最后弥留时刻,让妈妈把我喊到病床前,一只小手拉着妈妈的手,另一只小手紧紧拉着我的手。然后安静地走了。”

“在这一‘制度’的激励下,种种光怪陆离的现象在个别医院出现了:医药代表监督甚至替医生开药、医生在患者的病历本上手画去药店的地图……”曾昕说,虽然医药代表给医生提成、回扣早已不是行业秘密,但当她听了叶老的这番话,仍感到十分震惊。

“培训”强调要给患者开贵的药

滥用药可能影响孩子一生

药厂专员竟“坐诊”社区医院卖药

若要使用生长激素治疗,必须详细检查(比如儿童骨龄、生长激素分泌水平等)与评估后,方可决定是否适合。

“由疾病原因导致的儿童身材矮小其实并不多见。”叶义言表示,若用生长激素等药物进行干预,必须详细检查(比如儿童骨龄、生长激素分泌水平等)与评估后,方可决定是否适合使用生长激素治疗。

叶义言告诉记者,生长激素是一种处方药,用于“由于下丘脑器质性因素导致生长激素分泌过少或者不分泌,从而导致身体生长迟缓或者停滞的矮小症患者”。但影响儿童身高的因素很复杂,除了家庭遗传因素,还有先天遗传性疾病、慢性系统性疾病、出生前宫内发育迟缓、内分泌异常等数百种疾病导致身材矮小。

5月10日下午,记者通过湘雅离退休办联系上了湘雅医院儿科退休教授叶义言。在湘雅医院家属楼里,叶义言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5月10日,叶义言和曾昕就如何防止医药代表利诱医生滥用生长激素进行讨论。 记者 林锐新 摄

“受训”医生爆料

为了核实提案中的情况,记者联系上了长沙一家知名医院的儿科医生李军(化名)。谈到滥用生长激素的问题,李军表达出同样的愤怒,他告诉记者自己就曾受邀参加过药厂所谓的“培训”:“‘提成终身制’也确有其事。”

医药代表“操控”医生滥开药

在分析生长激素类药品使用现状后,她希望借此推动相关法律、制度的健全和完善,打击医药代表的牟利行为,更重要的是必须纠正当下被医药代表“左右”医生的错误观念。“希望能唤起更多人对此提案的关注,拯救那些根本不需要注射生长激素,却被医药代表无情榨取利润的孩子和家庭。”

叶老擦了一下有些湿润的眼睛,“这是孩子在最后时刻,把给他看病的医生当成和妈妈一样重要的亲人!这是我作为一个医生的一次心灵洗礼!孩子的心,是多么的纯洁无瑕,没有掺杂一丝杂质。我们作为医生的,心里也不能产生任何歪念,来污染孩子的这颗心。要每日三省,一旦有这个念头,就要忏悔、祷告。”

叶老见她不以为然,说出了更多内幕,他的多个学生甚至长沙有点名气的儿科医生都接到了生长激素药厂的培训邀请,而所谓的培训就是让医生给孩子多开生长激素,可以按照销售额的10%予以提成,医药代表的行为在湘雅儿科遭到了坚决的抵制。

新闻当事人

为此,他谈到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一件事,在上个世纪80年代。国门刚刚打开时,叶义言被公派到英国跟从儿童生长发育开创者泰勒学习,也因此得以到香港玛丽医院儿科执业。

“在香港玛丽医院的最底层有一间很奇怪的房子,我起初以为是太平间,后来发现竟然是专门给医生忏悔用的房间。”由于对香港医院管理制度的不了解,他一直好奇为什么医院会给医生设“忏悔室”。后来,香港的同行告诉他,“香港的医生对自己的道德感通常有‘洁癖’,看病时如果有任何对不起病人的地方,往往没办法原谅自己,就会去医院底层的忏悔室祷告,祈求得到原谅。”

首页

产品展厅

访客留言

剑网3

茶具套装

产品介绍

今日排行

  • 在其他省份定性简单
  • 同比增长60.1%
  • 南都记者了解到
  • 刚挂牌时基地内一辆车都没有
  • 全面提升基层管理服务效能
  • 其间其他部门也相继入驻办公
  • 并安排专人统计、核实、督办
  • 一家人得到医生确诊:肾病综
  • 通过不断完善法律和制度
  • 推进万州保税物流中心建设
  • 提升其金融素养和风险责任意
  • 让我们有了更大的格局
  •